全国金融工作会议闭幕 金融发展有哪些新动向?

设立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防控金融风险、扩大金融对外开放。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昨天闭幕,金融发展有哪些新动向?

央广网北京7月16日消息(记者柴华)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昨天(15日),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在京闭幕,总书记强调,服务实体经济防控金融风险深化金融改革,促进经济和金融良性循环健康发展。

因为被业界视为中国金融 界最高规格的会议以及中国金融业发展的“风向标”,本次会议在召开前就已经吸引了无数的目光。

在中国经济转型升级、金融发展面临新形势的重要关口,这次会议传递出怎样的金融发展新动向?

国务院设立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混业监管迈出重要一步

过往四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的定调曾给每个阶段的中国金融业带来大刀阔斧式的改革创新,甚至“脱胎换骨”般的行业新生,这次也不例外。

在讲话中强调,要加强金融监管协调、补齐监管短板,设立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一个新的国务院机构的设立,无疑最为吸引眼球。为什么要有这样一个更高级别的机构设立?它的作用又是什么?交通银行(601328)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表示,这正是本届政府针对近年来混业经营日新月异、分业监管却容易被钻空子的现状,提出的监管改革新思路、大动作。

连平:分业监管的体制总体来看,还是适合中国目前整个金融业运行的情况。与此同时,我们说金融创新是在不断的发展,但是这个(监管)体制它往往会谁家的孩子谁家抱。新出来的孩子,石头里蹦出来的,不是谁家的孩子,所以就没人管了,往往很多创新的领域处于没有监管的状态,因此风险在早期就比较大。比如说像互联网金融、P2P,就是一个近期最典型的一个例子。这次成立的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其实就是想要解决这个问题,说白了就是加强监管方面的统一性,比如说标准的统一,相互之间协调的边界,可能有些地方有些重叠、交叉,如何解决这些问题。

事实上,统筹协调、混业监管近年来在金融业内呼声日渐高涨,本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终于尘埃落定,也让更多人看到了未来新金融业态规范发展的美好蓝图。会议提出,要强化人民银行宏观审慎管理和系统性风险防范职责,落实金融监管部门监管职责,并强化监管问责。金融管理部门要健全风险监测预警和早期干预机制,加强金融基础设施的统筹监管和互联互通,推进金融业综合统计和监管信息共享。中央财经大学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表示,未来央行的金融监管协调职能也将被强化。

郭田勇:可能就是说,在发挥现有的、央行已经初步搭建的金融稳定框架的前提下,完成这个事儿。央行在发挥金融监管协调和金融稳定这块功能上,它这块职能会进一步增强,因为中央银行无论是在金融统计上,还是在金融基础设施的建设上,都有它一种天然性的优势。

高度重视防风险,去杠杆坚持到底

本次会议上,防控金融风险作为三大任务中的第二项,被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重要位置。在讲话中指出,防止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是金融工作的永恒主题。要把主动防范化解系统性金融风险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科学防范,早识别、早预警、早发现、早处置,着力防范化解重点领域风险,着力完善金融安全防线和风险应急处置机制。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认为,未来3-5年内防控金融风险都将是金融业必须强调抓好的重要任务。

连平:因为我们看到今年以来,流动性风险也是有所上升,同时银行的不良资产的风险总体是稳定的,但是从趋势来看目前依然还是没有见底,尤其是同业市场资产管理的领域中间,风险明显在发展。我们也知道,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在监管这个方面,包括通道业务、同业业务、表外业务这一系列方面的管理都在明显地加强。问题就是,这些领域中间的风险目前有些方面已经到了非常值得关注的时候,如果不采取措施,在以后长期对于这些领域中间的风险进行有效地管理的话,那么可能有的就会酿成所谓系统性的金融风险。

由于今年以来部分经济数据好转,此前市场有分析认为,“去杠杆”可能会变成“稳杠杆”。不过,监管层坚持了“挤泡沫”的方向不动摇,防止积累更多的金融风险。会议指出,要推动经济去杠杆,坚定执行稳健的货币政策,处理好稳增长、调结构、控总量的关系。要把国有企业降杠杆作为重中之重,抓好处置“僵尸企业”工作。各级地方党委和政府要树立正确政绩观,严控地方政府债务增量,终身问责,倒查责任。

扩大金融对外开放,稳步推进资本项目可兑换

在讲话中指出,要扩大金融对外开放。深化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稳步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稳步实现资本项目可兑换。积极稳妥推动金融业对外开放,合理安排开放顺序。推进“一带一路”建设金融创新,搞好相关制度设计。

连平认为,不同于过往的近20年间的资本净流入状态,未来五年我们将主要面临资本双向流动趋势下的金融开放。

连平:中国现在进入了一个发展阶段,跟以前有明显不同。以前是资本大规模持续地流入的状态,而现在我们的资本输出是在持续地发展过程当中,这是中国经济发展一个非常重要的特点。就是我们到了这个阶段,已经不是仅仅通过贸易,我们会通过资本输出,把我们的技术、人才、管理输出。当然,中国的财富也在增加,这就需要全球配置,所以资本流动现在出现了一个新的状况,和过去明显不同,现在是流出的量可能比流入要来得更大。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资本和金融账户的管理,它的侧重点、它开放的节奏,都需要做一些相应的考量。

而中央财经大学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认为,夯实中国经济发展基础、练好“内功”之后,资本项目可兑换将是水到渠成的事儿。

郭田勇:下一步还是要把我们的实体经济这个底座打实,形成一种宏观经济上的可持续增长,社会各类群体对未来中国经济增长充满信心,在这个大背景下,我们再去推动人民币的自由可兑换。

相关标签

金融   工作会议   闭幕   新动向   有哪些
    天下银财富汇7月14日讯,Westpac分析师Mart
    天下银财富汇7月14日讯,周五(7月14日)亚洲
    天下银财富汇7月14日讯,周五(7月14日)亚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