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甲老人办养老院莫名强占骗取血汗钱

发布时间:2018-01-12 12:55:31   来源:网络   作者:匿名

跪求贵平台跟踪重视,伸出援助之手,真正阳光反腐,协调党和政府为我们老百姓说句话,给我活下去的机会。我叫宋光奎,六十二岁,四川达州市人,联系方式:180868423722013年3月我欲在彭州市三昧禅林寺庙山门前圣水阁办社会福利养老院,不要当地政府出一分钱。直接跟房东周国良(其实是房管局长李登华合伙以二百四十万拿下五十年经营管理权不好出面,找周国良顶名,我有李登华亲笔与周国良等人合伙投资九龙宛的帐单附后)签定(含前承租人七年)二十年租赁合同,在场的有彭州人大办公室副主任王朝兴,为确保合同的真实性,再三追问房屋的一切手续证件是否齐全,李登华肯定地说,没有一点问题,随时需要他去大和尚那里拿来给我就是,我想既然李局长保证了没问题就在合同上签了字。合同签订后,王主任帮助协调相关部门,在彭州市民政局把命名、营业执照,章印等相关手续办完了,需要房屋手续证件验证挂牌开业。我和王主任找房东周国良告之修建寺庙没有房屋证件手续,只有市县批文,没办法办养老院的事只好暂时停下来,事后房东不但不合同约定把门市和停车场(还堆有建筑材料,甚至进停车场口还有几十平米是村民宅基地)完整交付给我。二0一三年六月二十九号房管局长李登华和周国良一起开车上来要我交房租,我说门市和停车场都没有完整地交给我经营使用,我凭什么交房租,李登华大骂到:如果七月一日不交,老子叫人来把你打走,当时我急了,他们见我要去追打就上车跑了。八月份房东仍然没有按合同约定完整地把租赁物交给我,还在丹景山法庭起诉我不交房租违约赔偿,在法庭我直问法官:你老婆去买菜,人家没把菜给你老婆,你老婆拿钱他吗?当庭法官哑口无言,最后以我是外来投资求财降和我,我同意了调解判决,第二天按调解我交了三年房租四十万,法庭调解明确载明,如我交清房租后,房东再不按合同约定完整交付租赁物,影响我正常经营和不配合我转让,按原合同约定违约条款执行。我按法庭调解交清款项后停车场仍然一半堆放建筑材料和为村民宅基地打闹,多次催促房东仍然不理,我有录音录像和派出所几次出警记录为证。于是我二0一五年七月转让第三人,合同签定后,第三人为确认合同的真实性,房东周国良在我与第三人所签合同上签字真实属实,在第三人要求房东周国良来实地确界时,村民打他说自家宅基地你凭啥转让,见此开车就跑了,造成我违约派出所调解赔偿违约金七万五千元。为此一气之下二0一五年八月我将房东起诉至彭州法院民二庭,在我起诉房东要求解除合同,按原法庭调解执行违约赔偿。法庭三次开庭由于我事实证据充分,对方无据可出后法庭告之15日拿判决书,在我15日去拿判决书时法庭突然告之,本案释明该三昧禅林修建没有申请办理建筑工程规划许可证属违法建筑,所签订合同为无效合同(事后我上诉中院律师在建设局调查取证释明,该寺庙由民宗局和当地一级政府按市县批文具体实施修建,建设局只负责确址,建没局不存在对寺庙办理建筑工程规划许可证)再说开庭中原被告双方又没提出要求对此取证,法庭怎么会专们唯独拿出这个证据。2016年11月13号通知我去拿判决书时一看,我生气地问道法庭;1、在2013年9月房东租赁物没有完整交给我还起诉我不交房租,丹景山法庭调解时为什么没有说这是违法建筑无效合同,不是诱骗我陷进去四十万吗?就应无条件退我。2、修建这么大个寺庙,占地上百亩,难道没有政府同意批文敢修建吗,如果是真的违法建筑相关主管部门又没有批文停止建修和撤除,建设局明知构成渎职罪还敢违法出据“该三昧禅林未申请办理建筑工程规划可证"?怎么建好经营都快7_8年了,相关主管部门为什么没有来说过这是违法建筑不能经营呢?3、既然房东是房管局局长,他明知道这是违法建筑不能租赁转让,为什么还要租赁转让给我办养老院呢?4、既然我这里签订合同是无效合同,那寺庙二o一六年十月又敢把我旁边的九龙苑签合同租赁给他人办养生呢?我说的这些法官根本不理,叫我签也得签,如果不签他们说同样具有法律效力进行邮件送达。他们就这样让我投资办养老院的200多万打水漂。在十二月二十八号寺庙主持释广成和房东周国良强行以法庭宣判违法建筑、合同无效和民宗局要马上收回为由,侵占了我合同约定租赁二十年的停车场,并立马断了我的整个经营用水用电。我直问凭什么强行侵占驱赶我,即然民宗局要收回,那我在这里投进去的几百万你把单买了。他们根本不听大骂叫我下午必须自行搬走,不然后果自负,不信你去哪里告都没用,你上诉中院我一个电话就叫你输。当时我一气之下问道:既然法庭判决这是违法建筑,合同无效就说明这里不是你们的,我现在住这里就是我的,你要赶我走就拿出相关批文手续和证件,在一阵吵骂后,释广成开车拿来了政府相关修建的合法批文和证件,当时我要拍照,房东和释广成说我没资格不让我拍照,但我有录音录像清晰的全过程,至此我更是火冒三丈问到:原来你们早就设计好了,利用这种卑鄙手段于党纪国法不顾,让我投进几百万后净身走人,怪不得我办养老院开业需要证件你说没有,这次又以没建筑工程许可证欺骗法庭作出错判。于是我马上开车去丹景山找到汪镇长和派出所,找他们为我评理解决,而镇长和派出所均答复这事他们管不了,谁判的找谁去,我马上电话找法庭刘海萍,刘法官称法庭判了没她们的事找政府和派出所。没办法我有理无处讲,有冤无处申,只好无可奈何地返回,几天里由于断水断电,再加之天寒地冻,没办法就维持只好把经营的一切停了,锁上大门流离彭州。为了解决吃住讨回公道,信访成都市转彭州民宗局处理,负责处理的冯剑涛视廉政而不顾,歪曲事实强行要我签字视为处理,信访成都市纪检转彭州市纪检谢主任处理,居然目无党纪国法,在我提供的证言证词证据面前说我虚构不实(有录音)。四处求助无果反被关押(有录音录像为据),造成我急火攻心心肌衰竭多次晕死街头被好心人送医院抢救还生。住院无钱治疗都是良知同仁捐助。求助贵平台为我呼吁政府领导,给我一个中国公民应该享受的合法权利,帮我收回我应该收到的血汗钱。收到钱后无论多少,除了我能够温饱,其余款项全部捐助社会养老事业。

相关标签

强占   花甲   养老院   血汗钱   骗取
    春播,夏长,秋收,冬藏,是农人种田的道理;获牌,运
    采访中,绍兴柯桥区市场监管局稽查大队副大
    汇聚行业精英智慧,探讨直销发展新引擎。12